万亩鱼塘塘主自掏腰包喂鸟救鸟 雇人巡逻盯鸟贩

  天儿渐渐暖和了,七里海越来越热闹,成群结队的候鸟如期从南方返回这里。“这是一年中最漂亮的时候。”每年到这个时候,在七里海承包了万亩鱼塘的王金锁都既兴奋又忙碌,因为不计其数的飞鸟纷纷落在他鱼塘中的鸟岛上安家。

  这几天,老王有些“不务正业”,每天忙乎着组织人在自己的鱼塘周围巡逻,“就怕有人趁这时候偷着打鸟,这里面有可多珍稀、濒危的鸟类啊,像丹顶鹤、遗鸥、东方白鹳、白天鹅、红脚鹬等,都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呢。”这些年,他一直在跟鸟贩子斗智斗勇,“我都在这儿养了16年鱼了,年年守着这些鸟,就希望它们能安心在这儿待下去,把这儿当家。”

  鸟贩子“谈生意”全都被赶跑

  “昨天,又有几个贩子来找我,说一只野鸭子卖35元,一只灰鹤卖160元,五五分账。有的鸟贩子还给东方白鹳开出了5000元到8000元一只的价格。”老王掰着指头给记者算,“他们可不是头一拨了,这些人全被我赶走了!”

  王金锁承包的鱼塘有1万多亩,中间有好多个鸟岛。每年4月和10月,候鸟来的时候,他的鱼塘就特别热闹,不时有鸟贩子找他买鸟。其实,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他就能轻轻松松获得“高收入”,“但这昧良心的钱,咋能挣啊!”他不仅自己每天跑到鱼塘边巡逻,还专门雇人看守,绝不能让鸟贩子进来!

  每次看到死鸟都亲手埋地里

  王金锁说:“后来有一些鸟贩子精了,举着望远镜、大单反进来,装得跟观鸟爱好者一样,可偷着打鸟,我们吃过亏啊!”原来鸟贩子知道他这道“门”不好进,就偷着进来捕鸟,鱼塘有1万多亩,老王防不胜防。“每次看见死鸟都特别心疼,我会把它们带回来亲手埋在地里。”提起鸟贩子,王金锁特别激动,“夏天的时候,鸟贩子一晚上捕杀的野鸭子就有好几袋子,还有刚出生的小鸭子。他们是没看见过,大鸭子带着一群小鸭子在水面上游,那景儿有多好看。那都是生命啊!”

  车上带着药物随时救助候鸟

  “去年北大港不就死了好多只东方白鹳吗?其实,就怕个别人贪自己那点儿私利,干伤害鸟的事儿。”老王不仅不利用候鸟赚钱,自己还得承受经济损失,因为候鸟每天吃掉的鱼就要上百斤。他还自掏腰包,买来饲料和玉米,给路过的候鸟吃,每年光这项花费就要万余元。不但如此,王金锁的车上还带着急救药物,准备随时救助生病、受伤的候鸟。每年老王救助的各种候鸟都有不下百只。

  让他印象最深的是2011年救助的一只东方白鹳。“刚发现它的时候,腿都蜷着,没力气站起来。后来照顾了它一个月,给它治好了,想放归自然吧,可它不走,每天跟着我在屋里转来转去。”后来,王金锁将东方白鹳放飞,临别前还给它拍了段视频,留作珍贵的纪念。